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名流派對    >    星話題

滿屏的男性荷爾蒙里,這個“公主”才是最帥的

編輯:Hezi 時間:2019年9月26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東方IC  

文章導讀

從王室公主到“打女”,英國女演員Vanessa Kirby的這一路走得又美又颯。

說起《蝙蝠俠》系列電影,讓人印象最深刻的女性角色無疑是“貓女”。無論是2012年《黑暗騎士崛起》安妮·海瑟薇的版本,還是1992年《蝙蝠俠歸來》米歇爾·菲佛的版本,都是難以取代的經典。

新版《蝙蝠俠》已經確定將于2021年上映,在Robert Pattinson確定為男主角之后,“貓女”的人選也在確認中。目前呼聲最高的候選人,就有Vanessa Kirby。

說起Vanessa的銀幕代表角色,毫無疑問是《碟中諜6:全面瓦解》中的“白寡婦”。身材絕佳、身世如謎、立場不明、野心勃勃……每每亮相都成為了銀幕的主宰者。拔刀瞬間的狠勁兒,連阿湯哥都被嚇了一跳。

正在熱映的《速度與激情:特別行動》,Vanessa繼續“打上癮”,為這部平均發量最少的荷爾蒙大片注入了異彩,繼續用她強大的氣場和利落的身手驚艷眾人。


速激系列塑造的女性角色一向有勇有謀,剛柔并濟,“這次我演的可是個悍妞兒。”站在車前,Vanessa露出了一抹得意又淘氣的壞笑。 

新角色名叫“Hattie Shaw”,是軍情六處的特工,在身手上延續了“白寡婦”的狠絕利索,身材上也保持了《碟中諜6》斐然的訓練成果。


褪去了華麗的白裙,放下靈巧的蝴蝶刀,穿上整套軍裝,抱著機槍的Vanessa殺傷性指數直線飆升,打斗動作更加兇狠暴戾,拳拳到肉。

同樣是與世界級的英雄硬漢搭檔,同樣毫不留情地搶盡風頭,Hattie作為惡棍肖的親妹妹,夾在互相看不順眼的哥哥與巨石強森之間,就更像是漢堡面餅之間的美味鮮肉,給這出好戲做了緩沖,奉獻了美顏,還承擔了不少笑點。

巨石強森在采訪里笑稱,我們著實需要一個心智健全的人來處理我和肖之間的混亂和矛盾,讓劇情能在拌嘴和打架之外保持在正軌上,這個關鍵人物就是Vanessa。

從銀幕到紅毯,Vanessa不同于慣常瀟灑無敵的“打女”,除了展現熱血與動感的面貌,她更自帶一種優雅與神秘的冷感,這樣的特質,正是“貓女”這個角色所必不可少的。

如果你看過Netflix原創劇集《王冠》,便不會奇怪Vanessa能夠具備這樣的雙重氣質——她在劇集中飾演性格叛逆、行為乖張的伊麗莎白女王的妹妹,瑪格麗特公主。 

可以說,《王冠》是Vanessa Kirby作為影視劇演員樹立國際名聲的決定性起點。正是這部作品讓阿湯哥選中她出演《碟中諜》,從而登上了好萊塢的大銀幕。
 

“我能感覺到她的孤獨和脆弱。”面對鏡頭和群眾,Vanessa扮演的瑪格麗特公主努力維持著必要的姿態和笑容;

但內心的深淵,卻只能關起門來獨自俯視。
 波蘭詩人辛波斯卡曾在《一個女人的畫像》一詩中寫道:她的眼睛可依需要時而深藍,時而灰白,陰暗,活潑,無緣由地淚水滿眶。

用來形容Vanessa的表演再合適不過。她生動的神情、舉止,甚至由背影制造的氤氳氛圍,將公主寂寞不安、驕縱不羈,又渴求愛戀的內心世界毫無保留地鋪陳在鏡頭前。

一個被眾人寵溺,卻時時失落,愛而不得的女性形象誕生了。

《王冠》第二季,劇情進行到瑪格麗特公主與第一任丈夫阿姆斯特朗·瓊斯(馬修·古迪飾演)邂逅并相愛的過程,Vanessa更是用充滿戲劇舞臺感覺的細致演技,道出了受過情傷的公主再遇愛情時的躊躇與試探。

最終,瑪格麗特公主這個角色讓Vanessa斬獲了第64屆英國電視學院獎(BAFTA TV Awards)最佳女配角的殊榮,并榮獲當年艾美獎劇情類最佳女配角的提名。

憑《王冠》第二季斬獲美國服裝設計工會獎的戲服設計師Jane Petrie說,工作期間,Vanessa會隨手拍合適的各種照片發給她提供靈感,兩人一起琢磨公主妮子大衣的花紋,約會時穿的帥氣小皮衣……從細枝末節之處,體會公主從內至外的精準形象。 

“我從沒覺得自己在穿搭上有什么天賦,但面對《王冠》精致的戲服,學著像公主一樣,每天早上花一兩個小時決定穿什么,讓我體會到了服裝對于塑造女性的力量。”

Vanessa Kirby登上《Vogue服飾與美容》九月刊攝影:Pawel Pysz  造型:Natalie Brewster黑色雙色羊毛夾克 Chanel
金色吊墜耳釘 Diane Kordas


撐得起這樣一個復雜的角色,得益于Vanessa在舞臺劇領域經年累月的磨練。她與戲劇的結緣,是從11歲時隨父母到劇場看戲開始。在幕幕故事之間,少女Vanessa領悟了愛與理解的真諦,認定“好的戲劇可以徹底改變一個人”,從而立志成為演員。

紅色針織上衣 Erdem  黑色皮褲 Carmen March銀色環形耳環 J Hardyment  高跟鞋 Manolo Blahnik


17歲到劇院面試,卻因為年紀太小而被拒絕。她于是出走世界,在非洲和亞洲進行了長達一年的旅居。直到2009年,21歲的她才開始在博爾頓的八角劇院參與表演,研習演技。
僅用了一年,她就得到了曼徹斯特晚報劇院獎“新星獎”的認可;此后,又參演《仲夏夜之夢》《隨心所欲》等劇,獲得伊恩·查爾森獎(英國專為獎勵30歲以下演員在英國古典舞臺奉獻的杰出表演所設立的獎項)。

淺粉色薄紗裙、黑色背心均為Miu Miu金色細質耳環 Girlsrew
“我認為對一個演員來說,最可怕的事就是你的名字變得比你的技藝更重要。”
Vanessa在紙醉金迷的好萊塢保持著金子般的清醒和勃勃野心。她熱衷于挑戰經典,顛覆角色的禁錮形象。

早在2011年,BBC為紀念狄更斯誕辰200周年制作的紀念版《遠大前程》中,Vanessa就以雍容的扮相,嘗試重新詮釋狄更斯筆下最冷酷的女性角色——埃斯特拉,挑戰老戲骨簡·西蒙斯(1946年版)、弗朗西絲卡·安妮斯(1967年版),以及“小辣椒”格溫妮絲·帕特洛(1998年版)奉上過的經典表演。

2014年,她在英國國家劇院的舞臺上參演《欲望號街車》,重塑金·亨特創造的Stella形象,并因此獲得第15屆倫敦劇院劇迷選擇獎最佳戲劇女配角。

去年,她又走上當代聲光電的舞臺,與奧古斯特·斯特林堡創作于19世紀末的名作《朱莉小姐》隔空對話,進行顛覆性創新,把人類亙古的幻滅和孤獨用一場派對散場后的狼藉重新呈現在舞臺上。
 有著“演技”這個金字招牌,這些嘗試顯得底氣十足。

紅色連體衣 David Koma銀色環形耳環 J Hardyment

“妥善照料你的內心,萬事就會水到渠成地完成。”在逆境時,Vanessa 曾一遍遍對自己訴說這個聽上去不可能實現的道理,而當下,她正學著享受專注于自我的探索和對話,關照內心的滿足感,用才華創造驚奇與藝術。這朵盛放的英倫玫瑰,正馥郁芬芳。

將本文分享到

本文相關品牌

本文相關單品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滿屏的男性荷爾蒙里,這個“公主”才是最帥的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彩神II大发快3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