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潮流服飾    >    時尚圈

紐約時裝周如何成為四大時裝周之首

作者:Rosalind Jana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19年8月28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VOGUE時尚網  

文章導讀

在二戰時代誕生,歷經游走夜店時期、平靜的 Halston 時代、坍塌的天花板事件與 90 年代油漬搖滾:Vogue 帶你探索紐約時裝周的歷史

紐約時裝周如何成為四大時裝周之首

隨著那座名為時裝月的旋轉木馬再次轉動,紐約也磨刀霍霍,準備好引領時尚繼續前進。 自從 1998 年再度落腳紐約的 Helmut Lang 決定完整重新塑造時裝年,一改十一月走秀的傳統,轉而將活動挪到九月,紐約就一躍成為“四大”時尚首都之首。其他設計師也紛紛跟上腳步。 不過,紐約時裝周的歷史一路可要回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游走夜店時代、天花板坍塌事件以及各式各樣的場面。

紐約時裝周的起源

如果沒有 Eleanor Lambert,紐約時裝周不會存在。印第安納州出生的她,在印第安納和芝加哥學雕刻,直到 1925 年搬到紐約后,繼而扭轉了美國時尚的方向。 打從出道起就在藝術界中成為強而有力存在的她,于 1941 年協助成立了紐約服裝學院 (New York DressInstitute),到了 1943 年,又推動了一項創新:媒體發布周。 在二戰爆發之前,巴黎一直都是時尚中心:各路買家和媒體都會成群結隊涌向該地,急切想知道各大時裝設計師接下來打算生產什么作品。法國的首都當時有力支配著趨勢,而大西洋彼岸則有好幾個美國時尚品牌復制著那些首次降臨本土的服裝。 然而,隨著戰事不斷擴展至全球,而巴黎持續處在德國的占領下,美國人眼前終于出現機會證明自己的設計本領。

Lambert 的前提很簡單。 媒體發布周得集中在同一地點舉行,這個地點是廣場飯店 (The Plaza Hotel),而不論紐約或更偏遠地區的媒體都必須在場 (她甚至付錢給美國其他城市的記者,請他們出席)。 在場的人,只能是媒體,買家必須另外安排時間,才能親訪秀場。 這項計劃執行得相當完美,在地的時尚人才總算獲得重視了,這些美國籍設計師,包括 Claire McCardell、Hattie Carnegie 和 Norman Norell 在內,終于得到 Vogue 和 Harper’s Bazaar 等雜志的認可。 兩年后的 1945 年,Ruth Finley 展開了一項棘手的事務,企圖協調出一份后來人們所知的“時尚日歷Fashion Calendar”,借此確保設計師們的走秀時間不會彼此沖突,并為出席者提供一份便于參閱的粉紅頁面行程表。 她擔任這樣的角色,一做就是將近 70 年。 

紐約時裝周的發展過程

在接下來的幾個十年里,這份逐漸整合成套的走秀行程表有效地將美國打造成一股真正的時尚力量,誕生出許多今天大有來頭的人物,從 Oscar de la Renta 到 Ralph Lauren 都名列其中。由于時尚輪廓的變動,裙擺長度往上提升,文化潮流也走往新方向,因此時尚走秀的性質也隨之轉變,時裝的呈現方式漸漸變得更加多樣:每位設計師都按照自己的看法選擇最適合自己的設定。一開始,這種轉變主要在百貨公司和秀場發生。 時間一久,這股風氣也擴散到夜店、閣樓和藝廊。

Lambert 依然牽涉其中,于 1962 年協助成立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 (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 CFDA),借此確保美國時尚產業同時在文化與經濟層面都獲得認可。而時裝走秀的排場,則不斷變得越來越大。 無論是 Lambert 的門生 Halston 舉辦的活動 (出席者包括 Bianca Jagger 和 Liza Minnelli,且還被Andy Warhol視為是“屬于 1970 年代的藝術型態”,還是 Diane vonFurstenberg 所展出的那種如今到處可見的裹身連衣裙,都讓 1970 年代顯得處處炫目與創新。 到了 1980 年代,秀場音樂變得更吵了 (可參考 Betsey Johnson 那喧鬧的時裝秀),而多虧 Donna Karan 于 1985 年為穿著較流線的現代女性所推出的 Seven Easy Pieces 系列,服裝的的墊肩也變得更大 了。

NYFW墜落期

到了 1990 年代初期,媒體與買家都感到疲乏了。 由于每一場秀都在不同地點舉辦 (如今的場地范圍則落在小型公寓和工業建筑之間),參與時裝周的出席者必須在整座城市里瘋狂奔走。這種不耐煩在 1991 年攀至最高點 (或者該稱最低點),那年的一場 Michael Kors 走秀中,有部分天花板坍掉了:石膏殘礫的碎塊揚起塵土,覆蓋現場各種事物,甚至布滿 Suzy Menkes 前額那一撮貴氣逼人的卷發。 這起事件過后,由于媒體抱怨他們的工作竟然變得如此危險 (期間也發生過電梯卡住與跳電事件),后來成為時裝設計師協會執行總監的 Fern Mallis 決定紐約時裝周需要新方向,而最關鍵的是需要新場地。 因此,為了舉辦大部分的走秀,Bryant Park立起了兩座白色帳篷,于是這個場景再度回到集中式走秀的型態。

1990 年代后續產生了大量極富紀念性的時刻,比方 Marc Jacobs 那場受油漬搖滾啟發但惡名昭彰的 1993 年春季 Perry Ellis 走秀,以及Kate Moss在 Calvin Klein 秀場伸展臺上邁步。 此外,除了誕生超模之外,這個十年也是大明星開始出現在秀場前排座位的標志性年代,這些人有:Julia Roberts、Leonardo DiCaprio、Drew Barrymore和Mariah Carey等。 而場地轉移到Bryant Park也帶來公司贊助機會,在 1990 年代末這項兩年一次的活動就曾重新將品牌轉型為 Mercedes-Benz 時裝周。 

我們現在所知的紐約時裝周

在度過新千禧年的風暴后 (正如字面意義,1999 年曾有一場暴風雨,為 Alexander McQueen 的紐約處女秀提供了恰到好處的戲劇性背景),2000 年代出現了全新的機會與挑戰。 2001 年,由于 911 事件,各大時裝走秀前所未有地紛紛取消 (時裝周至今仍會透過安排,避免正好與任何重大周年紀念撞期)。 后續的幾年則是一段大幅進化的時期,這段期間出現許多新進設計師,包括 Rodarte、Thakoon、Jason Wu、Prabal Gurung 和 Alexander Wang。

街頭時尚的全球大爆發以及部落客的出現,也根本地改變了時裝周的性質,擴大了時尚傳遞與散播的管道。 一票攝影師追隨起 Bill Cunningham 那披著藍色夾克外套的身影,而 TaviGevinson 和 Bryanboy 這類人物也淌進了這種場景之中。 這些種種也都和場地的改變一起發生。到了 2010 年時,時尚行程表已經擴大到將近 300 場秀,而林肯中心 Lincoln Center在當時為這個如今已然發展得極為龐大的時裝周活動提供更多空間,看來是相當妙的一步。 不過,紐約時裝周在該場地的使用期相當短暫,因為四年后,一個倡議團體控告紐約市公園和娛樂部,聲稱該活動對比鄰的 Damrosch Park 有不良影響。

近年,時裝周已移師Tribeca的 Spring Studios,不過越來越多設計師都返回各自的獨立展出和自家場地。 從 Tomo Koizumi 令人目不轉睛的泡泡裝,到 Pyer Moss 犀利的文化評論,再到 Eckhaus Latta 充滿沖突感的布料運用,紐約時裝周那勃勃的創意與步伐,看來還不會停歇。


將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紐約時裝周如何成為四大時裝周之首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彩神II大发快3计划群 快乐12微信群 哈尔滨麻将玩法规则 36棋牌手机版下载安装 pk10走势图走势分析 上海快3走势图500 五体球是什么 178彩票最新版本 幸运飞艇六码技巧规律 快乐扑克3攻略 江西景德镇麻将怎么打 足球即时指数是什么 杭州麻将游戏